《诗经》只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吗?

“知道经典”课程将系统导读100部

最具代表性的中外人文经典

全景呈现人类思想与文明的框架脉络

带给您最新鲜、最有料、最原创的

文化享受

课程前7天免费试听

即刻扫码,加入试听!

如您想完整体验本课的学习过程

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

(内含音频!)

(可缩放查看本课导图)

大家小时候应该都听老师说过:“《唐诗三百首》一天背一首,一年也就背下来了。”可是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会在前三天放弃,因为《唐诗三百首》第一部分都是篇幅很长的五言古诗,而且主旨都是小孩子不感兴趣的政治感怀。所以说,这种一天背一首的方法实际上是不对的。那么我们古代还有一部收录了三百多首诗的诗集,也是我们从来没有读完的一部书,它就是《诗经》。那么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们读《诗经》应该从哪里开始呢?是否有哪些部分不需要去读呢?又该怎么去理解《诗经》的主旨呢?今天我们将带领大家做好阅读诗经的知识准备,给大家规划一条阅读《诗经》的坦途

【导言】

大家好!欢迎来到知道人文出品的“知道经典——中外经典名著导读”课程的第二周。从今天起,我们将进入“诗教与政治”这一单元的学习。首先今天我们要讲的书是《诗经》,大家高中时代也都学习过《诗经》的一些内容,比如我们学习过《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首诗当时我们是怎么理解的?“两只大河鸟,站在沙洲上,漂亮小姑娘,青年好对象”,这是一首歌颂美好爱情的诗歌。但是我们发现,汉朝人其实不是这么理解的,甚至很多明清时代的人也都不是这么理解的。大家有没有读过牡丹亭呢?牡丹亭当中有这么一个故事,杜丽娘家里特别反对杜丽娘在春天出去游玩,因为怕她会因为天气的原因而春心萌动,但是她父亲给她安排的家庭教师却带着她去读《关雎》,这岂不是把杜丽娘往错误路线上引导吗?

一、序言

其实啊,古代读书人从来都不把《关雎》当作一首爱情诗,而是当作一首宣扬“后妃之德”的政治诗来看待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也是有道理的。比如后面这句“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我们过去学的时候主语是谁呢?都是这个男孩子对不对,男孩子左右挑选荇菜,就如同他想追妹子。可是大家想一下,谁会把追妹子比作挑菜啊,你一把一把地挑菜,难道还一群一群地追妹子吗?人家汉朝人就不这么想,人家就说,这个采荇菜的主语是窈窕淑女,后面那个寤寐求之的主语是周文王。祭祀祖先的时候要有很多种物品,荇菜就是其中的一种,谁才能去采荇菜,谁才能向祖宗供奉荇菜呢?只有窈窕淑女才做得到,如果你不是有德行的女子,你不能去采这个荇菜,你采的荇菜祭祀祖宗,祖宗是不来飨用的。所以文王他要治理好国家,就一定要找到这样一位窈窕淑女。文王是“寤寐求之”。“寤寐”,“寤”是醒的时候。“寐”,是睡觉的时候。文王他在醒的时候在想如何求一位窈窕淑女,睡觉的时候也在想如何求一位窈窕淑女。这是一个明君应该做的事,也在向我们暗示一个女子应该辅佐君王治国理政。

大家现在可能觉得,这就是一派胡言,但是故而几千年来这种政治诗的理解却是主流。为什么对于诗经的理解会有这样的一个情形呢?我需要和大家说清楚,《诗经》本身不光是“诗”,更是一部“经”。我们不光要当成诗来理解,也要把它当成经来理解。

二、作为诗的《诗经》

我们高中时候学《诗经》,知道它有一个别名,名字叫《诗三百》,孔子就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那么诗经一共有多少首诗呢?300首吗?其实不是正正好好的300首,一般认为是305首,为什么说一般呢?因为诗经里面还有六首诗是有目无词的,说白了就是有题目但是没有文字。这种诗我们称之为“笙诗”。所以其实诗经收录的总共应该是311首诗,而这里面有诗名也有内容的一共305首诗

而且我们学习《诗经》的时候总是上来先给《诗经》扣了一个大帽子,说它是我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好多朋友可能就会觉得总集就是所有诗歌汇聚到一起,那就是总集了。这里就有一个小问题需要和大家说一下,什么是总集呢?所有的诗歌汇聚在一起吗?

我们先得知道“总”是什么意思,其实总繁体字是绞丝旁,在《说文解字》里的解释就是聚集成一捆的意思。总,我们现在组词一般就是汇总,这个是贴近它的造字本义的,就是汇聚。其实是区别于别集的一种文集。别集,是单个人的文集。总集就是把不止一个人的作品聚集到一起的集子。一般只要超出了两个人,那就是总集。而不一定是把所有人的都聚到一起,所有人都有的那个叫做“全集”。比如说,今天我和燕子君、景成君三个人每人写了十首诗,凑成了一个集,这个也是总集。

其实我们仔细想想,要是把总集理解成当时所有作品的集子这也是不符合逻辑的。诗经总共只有300多首诗。可是诗经的年代前后跨度非常大。最晚的这一首《陈风·邾林》,我们可以确定是春秋时期的。最早的则不能确定,如果商颂是商代的,那么它就是公元前1500年左右的。当然,也有人说商颂不是商代的,而是殷商的后裔宋国人在周代写的,那也没问题。诗经的上限至少也能推到西周初年,也就是公元前一千年左右。无论怎样计算,时间跨度最短也有五百年左右。如果是所有作品汇聚到一起的话,怎么可能这几百年间全国人民只创作了300多首诗呢?所以大家要记住,所谓的总集是说诗经是好多人创作然后汇聚起来的一部诗集

那么是谁给汇总到一起的呢?过去有人认为是孔子本人删定的。这个问题我们说不清,这是著名的诗经学四大公案第一个,“孔子删诗”问题。今天咱们会陆陆续续把诗经学四大公案都告诉给大家。孔子删诗这个说法是从司马迁开始的,据司马迁说有古代的诗一共有3000多篇,后来孔子十取其一,整理成集,就剩下了305篇。但是现在大家一般都不认可这种说法,大致有以下几个理由。第一个是《论语》当中孔子本人经常提到“诗三百”这个说法,可见这在当时应该是一个固定称呼。第二个就是《左传》当中吴国公子季札出使鲁国的时候鲁国太师曾经给季札演奏过诗经当中的国风乐曲,而当时孔子不过八岁,不可能参与删诗。但是《诗经》肯定是经过删汰整理然后汇编成集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只不过这个人是不是孔子呢?不一定,有可能不是。但我们可以姑且按照传统的讲法,认为“孔子删诗”。

三、风雅颂

那么这些经过了几百年时间好不容易汇聚到一起的300多首诗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呢?这300多首好诗又是怎么排序的呢?我们应该如何去进入这部诗集呢?

我们要理解诗经这部诗集,首先要明确六个基本概念。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诗六义。诗经六义是什么呢?我们现在的通俗表达是风雅颂赋比兴。这个排序我们一般会分成两组,就是所谓的三体三用,风雅颂是“三体”,就是三种体裁,赋比兴是“三用”,就是三种手法。

风诗也叫国风,就是十五国风,一共160首,我们知道,周代分封了众多诸侯国,那么“国风”字面上说就是各国的诗。或者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地方上”的诗。但是大家注意,我们一般会认为这些国风,都是采集于各地的民歌。但是这件事不好说。诗经学四大公案,第二个就是国风的民歌性质问题。因为目前我们能够知道名字的诗经当中诗歌的作者其实并不多。能够与其他典籍相互印证的则更少。第一个能够相互印证的就是许穆夫人写的《载驰》,许穆夫人创作这首诗的事情,在左传当中有过记载。这首诗现在被收录在《鄘风》当中。这个问题就来了,如果说风都是民歌的话,那么许穆夫人作为一个贵族,他创作的诗歌怎么会进入到风诗当中来呢?所以我们现在一般都说15国风就是在各国传唱的诗歌。

我为什么不直接说是在十五国传唱的诗歌,而说各国呢?这个问题其实可以换一种问法,15国风就真的是15个国的诗歌吗?其实不是。15国风开头是周南和召南,可是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周朝有哪个诸侯国是叫周南的,这个周南和召南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是周武王的弟弟周公和召公统治的南方诸国。那么中间的邶鄘卫三国也很奇怪,我们研究春秋和战国时期的历史,从来没有听说过邶国和鄘国。其实他们是西周初年的三个国,后来被合并成了一个国家,就是春秋时期的卫国。所以呢其实邶风、鄘风和卫风都是卫国的诗歌。

那么说完了“风”,我们来说说“雅”。雅诗又被分为小雅和大雅,《小雅》在前74篇,《大雅》在后31篇,共105篇。这个雅诗就不太好理解了,是比较文雅的诗吗,还是比较高雅的诗呢?都不是根据汉朝人的注释,雅者,正也,雅就是正的意思,所以雅诗就是比较雅正的诗。哪里的诗比较雅正呢?周王朝直辖地区的比较雅正,属于正统。我们现在有普通话考试,中国古代其实也有普通话,中国古代的普通话就叫作雅言,是中央直辖地区的口语。这就是雅诗的意思,简单理解就是中央直辖地区的诗歌。

那雅诗为什么要分大小呢?按汉朝人的解释,正又通政治的政。雅诗也有政治场合用诗的意思,而小雅和大雅就分别是小场合和大场合用的诗。小的政治场合就是诸侯的宴飨,就是诸侯请客吃饭的场合;而大的政治场合就是天子与诸侯的朝会,也就是诸侯向天子述职的场合。比如我们知道的《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这首诗是在称赞自己的宾客的,天然就非常适合在诸侯宴飨的场合歌唱。再比如《小雅·天保》:“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这是“寿比南山”这个成语的出处,天然就适合臣子赞颂国君。这些诗和国风区别就特别大了,都是典型的场面上的诗。

风雅颂还剩一个颂,颂诗包括《周颂》31篇,《鲁颂》4篇,《商颂》5篇,共40篇,合称“三颂”。颂是什么意思呢?汉朝人说,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也就是说颂是用来歌唱祖先伟大德行的诗歌,所以一般都认为这是宗庙祭祀使用的诗歌。周颂都是祭祀周朝人写作出来周朝祖先的诗歌,鲁颂也是鲁国人写出来祭祀鲁国祖先的,这都没有问题。但是商颂就有问题了。因为武王克商之后,商朝的子民并没有被斩尽杀绝,微子启的后人被封到了宋国,而且爵位特别高,是公爵,几乎和周王室的平级相处的。而宋国人自己也一直是以殷商的后裔自居的。宋国人就是贵族的遗留。所以说这些人也会写诗歌颂商朝,歌颂老祖宗。那么问题就来了,《商颂》究竟是商代人写出来祭祀商朝祖先的诗歌呢?还是宋国人写出来祭祀自己祖先的诗歌呢?这个是存在争议的,这就是诗经学四大公案的第三个,商颂的时间问题。如果是商代的那就了不起了,这说明中国在3000多年以前就有非常成熟的诗歌了。清朝以前大家都觉得这个事情没什么争议,就是商朝的作品。但是从清朝开始大家开始怀疑这个事情,特别是甲骨文在1900年左右被发现之后,王国维先生他就发现商颂当中的很多用语和甲骨文里不一样,比如甲骨文里都说用殷来代表自己,商颂里面用商的时候比较多。所以最近这一百年,一般都认为商颂是春秋时期宋国人正考父写的。但是最近这几年学术界又有点回潮的意思。比如山西大学刘毓庆先生就觉得商颂的文字气势宏大,不是正考父这样一个小人物能够写的出来的,还是商朝时期的作品比较妥当。这个问题到现在也没有定论,但是最近十几年地不藏宝,不断地有出土文物重见天日,我们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证据出现,让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四、赋比兴

好了,说完了风雅颂的问题,我们就要说赋比兴了。前面已经说过了,一般认为,赋比兴实际上是诗经写作当中的三种手法,这三种手法分别是什么意思呢?朱熹《诗集传》里认为:“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

简单来说,赋就是有话直接说,平铺直叙,一组语句非常有气势地铺展开来。如果从我们现代修辞的角度来看的话,其实很多时候没有什么手法,有的时候近似于排比的手法。比如《豳风·七月》,全篇就都是在用“赋”这种手法: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整个就是根据时间顺序把农夫的生活铺展开来。这句诗非常有名,但是怎么有名呢?是“七月流火”这个词的用法,可能刚刚参加过高考的同学那都知道,“七月流火”不是说天气很热,空气中都流窜着火星子,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天气渐渐转凉,要到秋天了。为什么呢?这里的“火”,指的是天上的大火星,也就是心宿二,天蝎座α。战国以前,中国古人说的火星都是指这颗恒星,那个火星则被称为“荧惑”。当人们观察到这颗恒星在天空中渐渐向西移动的时候,就预示着夏天夏天悄悄过去,这个就叫“流火”。

说完了赋,那接下来我们说“比”。“比”就有一点近似于我们现在说的比喻和类比。比这个字本身就是两个匕首的“匕”挨在一起,其实就是挨着的意思。我们经常说比喻,喻是什么意思?家喻户晓,喻和晓是一个意思,就是明白。所以比喻就是用一个跟他近似的东西让你理解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诗经当中的很多比喻都是非常形象的。比如《郑风·出其东门》里的这句:“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女子又多又美,如同白云朵朵,可是即便如此,你们也不是我心里的那个她。再比如《卫风·硕人》,描绘庄姜的眉毛,用了一连串的比“手如柔荑ti,肤如凝脂,领如蝤qiu蛴qi,齿如瓠犀,螓qin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手就像白茅草的嫩芽一样,皮肤就像凝固的脂肪一样,这种比喻现在已经不怎么用了,但是大家闭上眼睛去想象这个情景,这个女足的手和皮肤得是多么的白皙滑嫩,居然能像凝固的脂肪一样。大家可能想象不出凝固的脂肪,其实就有点像猪油,或者大家想一下你们平时用的牙膏。诗经的比喻真的是非常生鲜活泼。

与赋和比相比啊,“兴”就难以理解一点。朱熹说兴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就是在开始正式的诗歌内容之前先说点其他的内容。这个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兴者起也,兴就是我们在开始的时候要说的话。我们中国人说话就是不喜欢直接进入正题,会先拿一些其他的东西来做引入。比如我们走在路上,要和一个自己看的顺眼的男子或者女子搭讪,我们不会上来就说,你好我能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我们都会先说点没有什么关系的话,比如今天天气不错啊,这块砖头是你掉的吗之类的。这个就有点类似于兴。但是诗经的兴啊,是一种非常高端的写作技法,和这种没有关联纯粹搭讪还是有些不同的。

一般来说,兴的内容和诗歌要表达的内容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但是这种关系比较隐晦,需要你去仔细琢磨才能体会到这种内在的关联。所以我们说,诗经的兴其实比较近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象征手法。象征和比喻其实相差并不大,所以很多人也分不清楚比和兴的区别,这个问题不怪你,因为中国古代的大学者也分不清,这个问题也是争论了好几千年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一般都是按照刘勰《文心雕龙》里的解释为准:“比显而兴隐”,就是说比这种手法能让人看出来是有一个类比和比喻关系的,而兴你一般看不出来,需要一个联想的过程。比如《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花啊真美丽,就好像火焰一样通红,这个女子嫁到了那个人家,一定也会让他们家特别的幸福。这首诗当中没有直接说新娘子和桃花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多读几遍就会明白,为什么诗人写出嫁之前先写桃花呢?就是因为诗人看见春天柔嫩的柳枝和鲜艳的桃花,联想到了新娘的年轻貌美,也可能是诗人看到了红彤彤的花朵,想起来新娘子红红的脸蛋。这种关系是一种联想的关系,我们可以充分地发挥。这种兴的手法在后世就非常非常少用了。因为你用的不好,就会让人觉得文章结构十分的松散,怎么上来先说一段没用关系的话呢,这是不可以的。所以“兴”也几乎是《诗经》的一个独有的艺术手法。

五、重章叠句

除了赋比兴之外,诗经其实还有一些其他的艺术手法,比如重章叠句,这是诗经的一个重要特点。外行人一读诗经就会感觉非常的奇怪,这个诗经为什么这么划水,本来字数就不多还总是重复,其实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艺术手法。上下段用相同的结构形式反复咏唱一种情感,虽然所写的意象不同,但通过相同的结构形式去写,能够让人读起来有音乐美,让人感觉到作者所表达的那种情感更加有韵味。而且也能让人感觉到更加的深情,感情表达更加充沛。比如重章叠句用得最为极端的一首诗《周南·芣fu2苢yi3》:采采芣fu2苢yi3,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duo1之。采采芣苢,薄言捋luo1之。采采芣苢,薄言袺jie2之。采采芣苢,薄言襭xie2之。这里面薄和言都是语助词,没有实际含义。全诗三章,每章四句,全是重章叠句,除了每句换了一个动词,其余一概不变。翻译过来就是,采芣苢啊采芣苢,我采你;采芣苢啊采芣苢,我得到你;采芣苢啊采芣苢,我摘下你;采芣苢啊采芣苢,我握住你;采芣苢啊采芣苢,我用衣襟兜住你;采芣苢啊采芣苢,我掖起衣襟带走你。乍一读感觉非常的划水,非常的搞笑,诗经怎么把这个都选进来了。但是实际上这首诗如果你反复读,就会浮现出这样一幅景象:春天成群的妇女,在那平原旷野之上,风和日丽之中,欢欢喜喜地采着它的嫩叶,一边唱着那“采采芣苢”的歌儿。那是多么令人心旷神怡的情景啊。所以说重章叠句是一种非常难的手法,一般人用起来会让文章无比的拖沓,搞笑,只有大手笔的诗人才能充分驾驭。

以上就是我们关于诗经六义:风雅颂赋比兴的介绍。

但是大家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现在说诗经六义顺序都是风雅颂赋比兴,但是先秦两汉的文献当中诗经六义的排序全都是风赋比兴雅颂。大家注意到这个区别了吗?赋比兴被插到了风和雅的中间。这个排序对大家来说可能不太好理解,因为其实在古代,大家就不太能理解这个排序。因而解释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其实赋比兴是出现在风后面的括号里的,而后面的括号当中的内容全部都被省略了,也就是风运用了赋比兴的手法,雅颂也运用了赋比兴的手法。为了避免重复,我们只在风的后面标注了。也有人说风雅颂赋比兴是六种体裁,除了风雅颂三个类别之外,还可能有一些散佚掉的赋诗,比诗和兴诗。当然也有人认为这就是纯粹的六种用诗方法。比如风实际上就是讽刺的讽,在讽谏当中使用,雅就是正,就是在正式场合使用的诗歌等等。

六、作为“经”的《诗经》

《诗经》的类别和艺术手法都已经说完了,那么我们又该怎么去理解诗经的主旨呢?就像咱们最开始提到的,为什么汉代人都会觉得《关雎》这首诗是说文王寻找后妃,而我们都觉得这是一首爱情诗呢?

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诗经能够被儒家传承下来是因为它首先是一部“经”。儒家的经就一定有什么特点呢?一定要和政治教化相联系。

之前我们说孔子不一定删诗,但是孔子本人是特别喜欢和同学们一起解读诗经的。论语当中记载的就有两次,一次是他和子贡论诗,另一次是他和子夏论诗。孔子他老人家本身解读诗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和政治教化相联系。子夏问老师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就是说老师,《卫风·硕人》里面这句诗我没有读懂,你能解读一下吗?孔老师回答说:“绘事后素。”孔老师的意思就是要先把画布做好然后才能画画啊。子夏就说曰:‘礼后乎?’子夏说这样说来,礼是在有了仁德之心以后才产生的了?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孔子说,唉子夏你算说对了,以后可以和你谈谈诗经了。所以我们看到他讲诗经主要还是围绕这些东西,围绕仁义礼这些政教上的基本概念阐发,围绕那些东西来讲事情。所以说在孔子那个时代,诗经不仅仅作为一个诗集,更是作为一个有深刻内涵的经典来解读已经是非常常见的现象了。

大家普遍认为诗经当中记载了周文王、周武王和周公的施政方针,所以其实从战国时期开始大家就总是用诗经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批评政府的政策。我们知道秦朝的时候发生过一件大事,就是焚书。焚书的时候重点焚烧的就是诗经和尚书。秦朝不想让大家了解历史,尚书是历史书,被烧了很正常,诗经如果是一个纯粹的文学作品又怎么会被烧呢。所以这就说明,其实从战国时期开始,诗经就已经是一部饱含政治教化观点的经书了。几乎每一首诗都包含着应该如何治国理政的智慧。

但是诗经本身文字就很简短,又没有背景介绍,所以这个诗歌主旨解读就会比较乱套。中国古代对诗经主旨的解读基本上可以大致分为这三个阶段,其实基本上什么样的景点都有这三个阶段。就是汉代、宋代和清代,大致这么三个阶段。

首先汉学的阶段,我们说汉朝从武帝开始特别重视儒家的经典,而且很重视儒家经典的政教观点。所以很多研究诗经的学者都因此成为了高官。有了仕途动力的趋势,大家就都纷纷去学诗经。但是经过了秦朝之后,诗经都被烧了,我们传承下来的方式有两种,一是你当时房子好一点,就把经书藏到墙壁里?等到秦朝灭亡了再把墙刨开,古书就保存下来了,因为是古书上面那些字还是比如说用秦朝小篆,甚至更早的战国时期的六国文字写成的。因为这些文字对于汉朝人来说是古文字,所以叫古文经学。然后还有一种就是口耳相传,一代传一代,等到汉朝的时候写成书面文字,这个东西叫今文经学,因为你重新写出来的话,用都是当时的汉朝通行的隶书了,当时看是现在的文字,所以说是今文经学。

七、三家诗和毛诗

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不同老师讲解的内容其实不太一样。这时候你就要去选择派别对不对。当时今文经学出现了所谓的齐、鲁、韩三家诗,齐诗是齐国的辕固生讲解,鲁诗是鲁国的申培公讲解,韩诗是燕国的韩婴讲解。三家诗在西汉都非常显赫,学的人非常多。比如凿壁偷光的匡衡,就是学齐诗起家的。

但是从西汉到东汉,在儒学上面有一个最大的变迁,就是今文经学衰落,古文经学兴起。三家诗作为今文经学的一部分,也没逃掉衰落的命运。齐诗因为最为繁琐,所以曹魏的时候就没了。鲁诗晚一点,到西晋的时候也没了。韩诗保留的时间最长,一直到了唐代都还有但是在宋之后就彻底都没有了。现在只剩下来了讲故事的《韩诗外传》。那么是谁把三家诗逼到了绝后的地步呢?取而代之的是毛诗。

毛诗其实也是西汉的时候就传下来了,但是没受到重视。逐渐到东汉的时候,它的地位带过了三家诗,于是后世基本上一直到宋以前传承都是继承的毛诗。我们今天看到的汉朝人理解诗经的方式其实基本都是毛诗的观点。毛诗创始人为鲁人毛亨和赵人毛苌,毛亨也被成为毛公,毛苌被称为小毛公。毛亨和毛苌这两位学者注解的诗,就叫《毛诗》,这是这个意思。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毛诗》说的是《毛主席诗词》,那就闹大笑话了。

毛诗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会在每一首诗的开头写一个序。前人把冠于全书的序言称《大序》,把每篇前面类似题解性质的短文称《小序》。毛诗对《诗经》中各篇都写了小序,简述了诗的主题、作者和写作背景。现在认为《毛诗序》不只是毛亨毛苌的意见,其中保留了很多先秦旧说,可能的作者也许包括孔子、子夏、荀子、孟子甚至是诗人自己。这部书可以说是我们理解诗经主旨的一个最重要的工具。很多我们对于诗经的知识也都是从这里来的,比如我们说的诗经六义,就是《毛诗大序》的说法。

再比如我们对于《关雎》的理解,毛诗中对关雎的解释就是“关雎,后妃之德也”,所以我们才会从周文王和他妻子如何治国理政的角度来进入这首诗。再比如《蒹葭》,毛诗的解读是“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焉。”这说的就是秦襄公没有用周礼来治国,所以当事人用蒹葭这首民歌来讽刺秦襄公。“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那个贤人),隐喻周王朝礼制。如果逆周礼而治国,那就道阻且长、且跻、且右,意思是走不通、治不好的。如果顺从周礼,那就宛在水中央、水中坻、水中沚,意思是治国有希望。

毛诗的语言特别简练,可能一首诗就说两三个字,有时候我们还读不太懂,所以东汉时期郑玄还为毛诗做了解释,一般称为《郑笺》。然后到了唐代呢,大家连郑玄的《郑笺》也看不懂了,官方委托孔颖达率领一个团队组织编写了一个官方注本《毛诗正义》,他重新的把郑玄原来做解释的那番话重新解释一遍,这就是正义或者叫书一类的。其实一直到唐代大家的理解也都和毛诗差不多。

八、宋代和清代的《诗》学

到宋代的时候,大家开始普遍地怀疑汉代学术,朱熹老夫子的《诗集传》可以说是把毛诗做了一个颠覆性的挑战。如果说毛诗是一种典型的政教诗学的话,那么《诗集传》已经有了情感诗学的色彩了。他里边许多的观点,我们今天看好像更接近我们今天今人的视角,当然它里面也有许多比今人还是要传统很多的地方。但是许多地方已经比如像郑风,朱熹就会说“此淫奔之诗也”,你换个视角放到今天来看,其实就是说是爱情之诗,所以他虽然阐述方式不同,它看的视角不同,但是很接近今年的视角。

到了清朝大家又感觉宋朝这些人做学问不扎实,很多时候有自己胡猜乱想的嫌疑,还是汉朝人学问好,每一句话至少都是有根据的。所以当时都提倡复兴汉学。所以很多人对毛诗重新提起了兴趣,比如说陈启元的《毛诗稽古编》,让毛诗重新进入了大家的研究视野,马瑞辰做了《毛诗传笺通释》,把毛诗和郑笺做了一遍解读。但是清朝诗经学真正的成果还不是这些复兴汉学的人带来的,而是一个偏远山区的不知名学者带来的,这个人叫方玉润,他的著作叫作《诗经原始》。其主要特点是用文学阐释来进行《诗经》经学宗旨的探究。方氏把《诗经》作为文学文本进行解读,试图通过对《诗经》字句的研究与自己内心的真实体会的互动中寻求诗歌主旨。并将多种文学批评方法引入对《诗经》的研究中,主张从文学欣赏的角度,从谋篇布局、艺术方式上探究《诗经》的原始旨意。

比如刚刚我们提到的《七月》,过去大家都认为这首诗那得是周公的作品,但是方玉润就不这么认为,他说“周公生长世胄,位居冢宰,启暇为此?且公刘世远,亦难代言”,周公是世家子弟,怎么可能这么了解农业生产呢?而且你又说他追述公刘时期的事情,那么久远了他又怎么能知道呢?再比如《唐风·绸缪》,毛诗认为此诗是刺晋国内乱,国家衰乱婚姻不得其时。朱熹《集传》认为这是一首男女婚姻之作,但受《诗序》的影响,又加上了“国乱民贫,男女有失其时而后得遂其婚姻之礼者。”也是在说国家衰退,大家不能按照礼法结婚。方玉润则直接认为这首诗的主旨为“贺新婚也。”方玉润的这种理解诗经的方式实际上与我们今天已经非常接近,我们今天的诗经学其实基本上是建立在方玉润《诗经原始》基础上的。但这部书与当时的考据学风相背,直至民国时期经过梁启超、胡适、顾颉刚等的提倡,大家才逐渐挖掘出它的学术价值,不得不说是一个学术史上的遗憾。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要理解诗经一首诗的主旨,实际上我们最少要了解三个文本:《毛诗》、《诗集传》和《诗经原始》,这是我们学习和理解诗经最主要的门径。

最后我再给大家提一些阅读《诗经》的基本方法。这个和我们知道人文基础课程。所介绍的书目其实是一样的。如果我们只是想阅读诗经,理解它的含义,感受文学魅力,那么不妨就购买程俊英的诗经译注。如果想要了解诗经的研究历史,可以购买毛诗正义和诗集传,但是大家心里要有数,只读这两部书的话是读不大懂诗经的。因为毛诗正义太过古老,诗集传又太过简略。而我们读诗的篇目也有一定的技巧。可以先从周南和召南开始,然后阅读邶鄘卫三个国风,然后读秦风,最后再浏览一下小雅的篇目。颂诗和大雅政治色彩太过浓烈,笔法也相对比较僵硬,初学者可以不读。因为这几个模块是诗经当中名篇最为集中的部分,也是我们把握诗经艺术特色的窗口。我们过去经常说风雅,其实风雅就是诗经当中的国风和小雅,它们是诗经当中艺术水平最高的。司马迁在评价屈原时就曾经说用国风和小雅举例,他说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可见在当时人们的心目当中,国风和小雅就是诗经的代表。所以大家今天如果要读诗经,从国风和小雅入手也是没错的。

那么今天的最后,我们来回顾一下,《诗经》是我们中国文明最重要的典籍“五经”之一,我们说它有两个面向:作为“诗”的诗经,和作为“经”的诗经。换句话说,就是文学的面向,和政治的面向。那么从诗的方面,我们介绍了《诗经》的“六义”:风、雅、颂、赋、比、兴,其中,“风雅颂”是《诗经》的文体,“赋比兴”则是《诗经》的手法。那么从经的方面,我们介绍了《诗经》在经学史上的流变:今文学,齐鲁韩三家诗;古文学,则是毛诗。三家诗都已不存,今天我们能见到的诗经就是毛诗。毛诗之后,还有宋代以《诗集传》为代表和清代以《诗经原始》为代表的不同的解释传统。我们要理解诗经,首先要能够分门别类的进行阅读,并且理解它的艺术手法。而如果要把握诗经的主旨,说可以从毛诗,朱熹和方玉润三个角度来进入。最后是读诗的时候,我们可以先读周南召南,邶鄘卫三风,秦风和小雅,其他部分可以先行略读。那么关于《诗经》,我们就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请大家不要忘记完成今天的阅读打卡。

明天,我们将来了解中国诗歌的另一个源头——《楚辞》。我们明天见!

总结
(可缩放查看本课导图)

【关键词】

诗三百、赋比兴风雅颂、三家诗、毛诗、兴观群怨

【关键句】

1、这是因为《诗经》本身不光是“诗”,更是一部“经”。

2、《诗经》是我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

3、风雅颂是“三体”,就是三种体裁;赋比兴是“三用”,就是三种手法。

4、《诗经》能够被儒家传承下来,是因为它首先是一部“经”。儒家的经一定要和政治教化相联系。

5、汉朝人理解《诗经》的方式其实基本都是毛诗的观点。

6、宋代的时候,大家开始普遍地怀疑汉代学术,朱熹的《诗集传》把毛诗做了一个颠覆性的挑战。《诗集传》的观点更接近我们今天今人的视角。

7、到了清朝,大家都提倡复兴汉学,对毛诗重新提起了兴趣。

【知道秘笈】

出声朗读《诗经》。

中国古典文学,讲求“因声求气”,非常注重声律的动听和谐,《诗经》也不例外,如大量使用的重章叠句手法,同样具有便于记忆、吟唱的功能。因此,我们在阅读《诗经》时,不应仅看文字,而应当每看一首诗后,便出声朗读,感悟其中循环往复的韵律。

【思考题】

相比于今天对于诗歌的浪漫主义理解,《诗经》尤为突出诗歌的政治教化作用,如《诗大序》中所言:“风,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诗歌是一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的塑造者,这一观点对于我们来说,似乎显得有些难以理解。你认为诗歌是否具有这样重大的作用?在今天,“诗教”是否还依然展现在我们的社会当中(如流行歌曲)?

【推荐资料】

《诗经讲义》傅斯年著,“跟大师学国学”丛书,中华书局,2014
《诗三百解题》陈子展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
《诗经名物新证》扬之水著,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